当前位置: 主页 > 机器之家 >训练无家者讲故事、带导览,很多时候就是静静听着 >

训练无家者讲故事、带导览,很多时候就是静静听着

2020-08-06 01:55 847浏览

训练无家者讲故事、带导览,很多时候就是静静听着

外界常常会以为训练游民讲故事、带导览很简单,不就是让游民开口随便讲讲自己的事情。明明零成本,还不用做功课;但其实要讲自己的故事,非常非常困难啊。

因为那是一个很痛的伤口,里面有挫折、有羞辱、有后悔、有惭愧。不管游民以前的人生曾经有多精采,后面都是失败、流浪街头的结尾,顶多加入「我现在可以赚钱,自己租房子了」,一个很多人都做得到的目标。

但,其实这样就很好了,因为培训中的无家者导览员,有的甚至连这幺简单的事情都做不到。

所以有些无家者导览员会说很多其他无家者的事,却避免谈自己。有些会浅浅带过,把自己当初做出重大选择的责任都迴避掉。有些会当成表演,最好自己还能挤出两滴眼泪,用拙劣的演技博取同情。

「这样,真的好吗?」我思考了很久,让他们反覆地说着自己的这些故事,到底是不是好的影响?会加深他们的伤口吗?

「我其实常常觉得,他们说的都不是真的。他们在对别人说自己的故事时,是戴上面具表演的。」智者苏格拉底──伙伴阿德想了一下,「不过,如果可以戴上面具,让伤口慢慢好的话,好像也不错啊。」

训练无家者讲故事、带导览这份工作,其实有很多时候都没有答案。一边想,一边做,我们能做的就是搭一个舞台,让他们表演。

当他们讲故事、带导览时,我们把太超过的东西切掉,例如,不要讲髒话,不要沿路骂政治人物,不要喝醉带导览……每次的导览,能维持同样品质等很低的要求,而能做到这点,我们就谢天谢地、谢佛祖了。

不过,老实讲,游客愿意付费听他们讲故事,有一半也是抱着做公益的心情来的。

我工作的芒草心投注资源在这个计画上,是为了去除大家对游民的污名,但当眼前的无家者说出:「我的人生就是失败两个字。」我该怎幺办呢?

我要很虚假的说:「不会啊。人生没有什幺事是徒劳无功的。就算现在你觉得很失败,但我们可以一起打造更好的未来。」这种话吗?

如果我哪一天变成他的处境,我也会觉得自己很失败。而听到社工讲这些话,我更是只想翻白眼啊。

所以我们也只是听着,然后邀请导览员继续讲自己的故事。

因为,我希望这里能够变成一个可以说出失败的温柔地方。不过,这对听故事的游客来说,应该会很焦虑吧?尤其是对某些不正向就会很难过的人而言。我们该怎幺诠释,给这个故事一个意义,就是很重要的地方。

但要能保持温柔的心倾听,真的好难啊。

我每天都想揍他们。例如,听到个案又开始喝酒的时候;不去找工作,只会嘴巴讲讲要赚三万的时候;一个礼拜才倒一次尿桶的时候;偷吃掉我冰棒的时候……

我曾经一度思考,是不是我自己的爱已经耗损光了?但仔细想想,这世界上,除了宗教或热恋期以外,根本不存在只有爱,没有任何其他情绪的关係啊,那幺,我又何苦这样要求自己呢?所以,我又开始允许自己与同事唸他们。

爱就是这样吧。骂完,还是会乖乖继续做该做的事。